西数超哥博客
运维经验教程分享的博客

在古代,上厕所怎么说?

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,人生五件大事当中,光是上厕所就占了两样,天天都离不开,我们通常将其称之为“上厕所”或者“解手”,虽然通俗然而有欠婉约。那么,古人又是如何表述的呢?

如厕

在秦汉时期,上厕所的一种文雅的说法叫做“如厕”。如司马迁在描写鸿门宴时写道:

“坐须臾,沛公起如厕”。

如,是去往某处之意,即所谓“凡有所往曰如”,如厕就是上厕所,真是简洁而又文雅!

更衣

在汉代时,解大小便的另一种婉辞称为“更衣”,如《史记·外戚世家·卫皇后》中描写汉武帝临幸卫子夫时的情景:

“是日,武帝起更衣,子夫侍尚衣轩中,得幸。”

当然,此处的“更衣”二字,也有可能指的是换衣服,毕竟武帝当时到底是去换衣服还是去解手谁也不知道,太史公在此处的描写当真十分婉约!

然而,《论衡》中的描述就显得非常直白、平易近人:

“夫更衣之室,可谓臭矣”

这便明白无误了,所谓“更衣之室”便是指厕所,那么,“更衣”就是如厕啦!

同样是在汉代,医圣张仲景在《伤寒论》中描述少阴病时写道:

“少阴病,下利,脉微濇,呕而汗出,必数更衣,反少者,当温其上,灸之”

此处的更衣绝不可能是换衣服,确切无误应当是上厕所大小解。原来医书中的措辞也可以这么婉约含糊!明白了这一点,以后与人谈论医书大致就不会出丑了。

行圊

从唐代以后,厕所的通俗说法叫做“圊”(音青),厕所因多建在院子东角,因此又称“东圊”。

那么,为什么把厕所叫做“圊”呢?看起来似乎风牛马不相及!善于思考的同学马上就会发问,“圊”怎么看也不像是厕所啊,倒像是个菜园子!诸位请莫着急,听我慢慢道来!

“圊”字,外面一“口”,中间一“青”。“口”字,四面围合,可以理解为关着门的房屋或建筑;“青”字,假借于“清”,精通文字学的南唐人徐锴就说:“厕古谓之清者,言污秽常当清除也”。

这样一看,是不是就很容易理解了呢?一个建筑,四面都围起来,常常关闭着门,里面又有污秽,需要时常清除,不是厕所又是什么呢?读书至此真是忍不住感叹,古人造字真是极尽隐讳之能事啊!

举个例子,《西游记》第六十七回中,唐僧师徒四人离开小西天路经稀柿同,老者描述稀柿同的恶臭,说:

“但刮西风,有一股秽气,就是淘东圊也不似这般恶臭”。

东圊是厕所,淘东圊就是掏厕所。老者的意思是说,稀柿同这条路,每当秋冬刮西风时,有一股恶臭比掏厕所还要难闻。

正因圊是厕所之意,所以把上厕所又叫做“行圊”。

登东

由于东圊多建在东边,因此上厕所也叫做“登东”。

《警世通言》里描写王安石下位后,路过一村镇上厕所时的情景:

“荆公见屋旁有个坑厕,讨一张毛纸,走去登东”。

又如《喻世明言》里描写唐璧去湖北做官,船行到潼津地方,遇了一伙强人,但是因为恰好上厕所,因此躲过一劫:

“也是唐璧命不该绝,正在船头上登东,看见声势不好,急忙跳水,上岸逃命”。

需要注意的是,“登东”的“登”字不是蹲的意思,而是表示“上”,比如登山(上山),登门(上门),登场(上场),所以现在我们通常说“上厕所”,而不说“下厕所”。

出恭

出恭,也是上厕所的雅称,源于明代。明代科举考场中设有“出恭”、“入敬”牌,士子如厕通便,须先领牌,故称通便为出恭。且称大便为大恭,小便为小恭。如《警世通言》中写道:

“行至陈留地方,偶然去坑厕出恭”。

正因如此,老北京人又把“放屁”雅称为“虚恭”。顺便一提,宫女在帝王面前出虚恭也是要掉脑袋的,是大不敬。

净手

如厕也可以婉称为净手,如《金瓶梅》中描写西门庆偷摸到行医的胡老人家:

只见他家使的一个大胖丫头走来毛厕里净手,蹶着大屁股,猛可见了一个汉子趴伏在院墙下,往前走不迭,大叫:“有贼了”。

西门庆这厮当真有些恶趣味,连人家净手也有兴趣看,作者当真是直截了当!

水火

如厕也可以隐称为水火,如《水浒传》第八十四回中写道:

石秀说道:“我教他去宝藏顶上躲着,每日饭食,我自对付来与他吃。如要水火,直待夜间爬下来浄手”。

又如《二刻拍案惊奇》:

亦且终日相处,这些细微举动,水火不便的所在,哪里妆饰得许多来?

方便

方便是如厕的比较通行的说法,现在依然在用,如《西游记》第五十三回:

那婆婆即取两个净桶来,教他两个方便。

上述这些关于上厕所的说法,都是婉辞,至于稍欠文雅甚至精鄙的说法就更加不胜枚举了。汉语之博大精深,由此亦可见一斑!

 

赞(0) 打赏
声明:本站发布的内容(图片、视频和文字)以原创、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,若涉及侵权请及时告知,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。本站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西数超哥 » 在古代,上厕所怎么说?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